当前位置: 昆明/ 快讯
昆明的“相声大会”
2017-01-09 07:36:5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好听的相声给大家带来欢笑。

  吕志斌对着镜子十分投入地说相声。

  台上自己的徒弟正在说相声,台下窦传辉听得挺嗨。

  7位成员在台下交流业务。

  窦传辉和冯建锋抖出一个“包袱”。

  表演结束后的集体亮相。

  没上台表演的演员也在台下认真听。

  台下的观众听得有滋有味。

  表演结束已是深夜,演员们收拾东西回家。

  每周五晚8点,“昆明相声大会”都会在南市区一家大型餐吧准时开演。“对对联”“夸住宅”“一肚子三国”……一个个传统相声轮番上演,技惊四座。相声演员时不时蹦出的一句官渡腔和云南风的“包袱”,立马爆笑全场。

  这是窦传辉和他的6个搭档组成的云南本土相声园子,虽然当天来听相声的观众不算多,但按他的话来说,“全国都知道在云南有一个正儿八经的相声园子。”

  表演散场,一位票友留到最后,就为了跟窦传辉分享一个昆明风的“段子”,这位票友觉得,他贡献的段子如果被编成相声,一定能“嗨翻全场”。

  云南口味的“包袱”是这个团队的标签。窦传辉说,相声是北方艺术,想要到云南来说很不容易,因为南北文化有差异。例如北方的包袱放到南方它不响,观众反应没有那么快。所以就要把包袱改良到云南人能够听得懂,喜欢听的。“北方相声说‘到天桥底下去吃碗拉面’,天桥只是北京天津有,那还不如把它改成‘黄土坡’、‘关上’,那观众就都知道了。在云南说相声,不一定非得吃拉面,吃个官渡粑粑,小锅米线,一下就听懂了。”

  在窦传辉看来,相声在云南说,也不会缺观众。“只有不会说的,没有不会听的。”能够让云南的观众也同样喜欢上相声艺术。每一个包袱的设计都严格按照云南的语言习惯去设计,看似很简单,但是哪个字在前面,哪个字在后面都很严谨,“看上去我们像是在台上胡说八道,那在台下要排练多少遍这种胡说八道。你要是肚子里没有一百段相声,你在台上是胡说八道不了的。”

  相声演员许文龙和杨天正,一个是昆明伙子,一个是曲靖小伙,成为专业演员前都是“票友中的票友”,相声园子组队初期,为了能上台说相声,他们请亲戚、朋友来当观众,“收1元的门票钱,还得搭一瓶矿泉水。”后来加入“相声大会”的窦传辉是个说了20年相声的老把式了,完全是被“情怀”而感动,入了伙。“杨天正曾对我说,我什么都不图,只要能上台说相声。”

  在窦传辉看来,说相声,与其说是坚守,还不如说是一种不甘心,“学相声很艰苦,不容易。如果把这个东西扔了,我觉得不甘心。”

  演出结束前,7位相声演员一起上台谢幕。窦传辉对台下的观众说,“我们说相声最大的幸福就是观众为我们鼓掌,为我们开心的笑,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得到观众的认可,是他们共同的追求。“我们的劣势可能是北方艺术在南方使,可能这边的土壤不够肥沃,观众不够认;但我们也有优势:云南仅此一家,在西南三省,谁的相声团队也不敢跟我们这个团队PK。”窦传辉说,未来这个相声团队的目标就是得到云南观众的认可。“至少在云南这个地界,语言类的节目,我们能占一席之地。”

  昆明日报记者刘凯达/图 毛韵心/文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