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昆明/ 热点
昆明无人机实名登记制满月调查:
机场目前未发生一起“黑飞”事件
2017-07-14 08:37: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民警在空港经济区进行净空保护巡查。 记者周密摄

被治安拘留5天后,6月11日在滇池国际会展中心禁飞区内违规飞行无人机的李某重新获得了自由。他怎么也没想到,为了获得更为自由的视角而放飞无人机的行为,会让自己短暂失去自由。

事实上,来自昆明警方的统计数据显示,自《关于将昆明机场净空保护区域确定为无人驾驶航空器禁飞区域的通告》《无人驾驶航空器禁飞区域通告》公布以来,昆明警方在开展净空安全保护工作中,先后查获5起违反净空保护区域无人驾驶航空器禁飞规定的违法行为。依照《治安处罚条例》,这些触碰机场净空安全底线的违法者,分别受到口头警告、没收飞行器、治安拘留等相应处罚。

昆明对无人机的管理,俨然已经进入非常严格的监管时期。

制度

无人机实名登记制满月

不但要登记 还要签责任书

在今年春节期间长水机场经历首次无人机闯入事件以后,市政府迅速展开调查,并在机场净空区展开整治工作,重申净空保护区范围及禁止事项。4月,《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净空保护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公布。到了5月,昆明市政府在5天内先后下发《昆明市全面加强无人驾驶航空器管理工作方案的通知》《昆明市无人驾驶航空器专项整治方案的通知》,对相关职能部门的职责、工作目标、工作步骤等进行详尽周全的部署。

6月1日,《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施行,《规定》明确提出250克及以上的无人机必须实名制,对于已经拥有无人机的单位和个人,需在8月31日前完成实名登记。《规定》的出台,被认为是从源头开始严格规范管理无人机的良好开端。一个月过去了,无人机实名制在昆明执行得如何?

在位于呈贡南亚第壹城的大疆云南4S店授权中心,销售人员侯富民介绍:“5月份,辖区派出所就到我们店里开展了相关法律法规宣传,并发放《无人机驾驶航空器安全责任书》。从6月1日开始,我们只要出售无人机都需要顾客在这份责任书上的责任人部分签字,留下他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然后将责任书送到派出所。同时,购买者还需要在网上进行实名注册登记,可以说,通过这两道源头关卡,为规范无人机使用上了双重保险。”侯富民同时也表示,“实名登记、禁飞区划定等一系列政策,让消费者进入一个观望阶段,这段时间的销售确实不好。”

包括这家无人机4S店在内,昆明警方从5月开始排查登记生产、销售和拥有小型航空器、航模、无人驾驶航空器的个人和单位,对涉及的单位、组织、个人“拉条挂账”全部纳入实名登记管理,并实施包保责任制。对源头的严管还不只是签订一份安全责任书这么简单。根据《昆明市全面加强无人驾驶航空器管理工作方案》,属地警方还对包保责任户实行动态跟踪管理,开展定期不定期回访和抽检工作,及时掌握人、机动态。

昆明的无人机“飞友”敏锐地发现,由于少数人“黑飞”闯入净空区扰航造成一系列恶劣后果,政府对无人机的监管、整治重点从机场净空区转移到了几乎所有区域的无人机飞行。至此,昆明对无人机的管理进入非常严格的管控时期。

行动

净空区细分203个网格

一个月出动1.3万余人次

昆明东北部,小哨派出所,这里是昆明净空保护的“重中之重”。在此前发生的多起无人机闯机场事件中,有几次都是在这个辖区内发现的。

“我们辖区离长水机场跑道最近的位置不足百米,占据了整个机场净空核心保护区近五分之二的面积。这里一旦有无人机器、风筝、航模或者其他的无人驾驶航空器起飞,后果难以想象。”小哨派出所警官于英冠说。

在位于杨官庄水库的空港经济区净空保护值守点,高峰时段每隔2分钟就有一架飞机从这里飞过,离地面距离不足100米。从5月开始,于英冠及其他民警巡逻的时候多了一个任务,去净空保护值守点察看是否有异常。由于派出所人手不够,社区或村委会还会派工作人员驻守。村委会、社区、街道,昆明机场净空保护区已经完全实行了网格化管理。市安监局安全生产协调处处长高民介绍,结合长水机场净空保护区实际情况,昆明分类划定巡查巡控网格单元。在空港经济区,这样的网格单元细化到了村小组。而在其他辖区,这样的网格单元则细化到了社区。

不单单是派出所民警在巡逻,辖区政府、管委会联合公安、机场等部门还组成机动巡查巡控力量,形成无间隙巡查巡控。截至6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全昆明的203个巡查网格累计出动13176人次、2673车次开展巡查巡控。在机场周边,机场净空保护区域范围内共设置198个固定宣传教育点、169条宣传标识标语,累计发放宣传材料59040份,日均2460份。

在小哨片区开展的机场净空保护专项整治工作,可以反映出全市的工作情况。6月8日,一个在杨官庄水库放风筝的小伙子被带进小哨派出所。“风筝才放起来两米,就被在附近巡护的护林员发现了,立马制止并且通知了派出所。”小伙子一脸懊恼,由于尚未造成严重后果,警方对他进行了口头批评教育。就在两天前,另一名大学生在小哨派出所辖区八家村水库放风筝被群众举报,也进了派出所,被处以口头警告,派出所还通知了校方。

从5月开始,一个月时间内,小哨派出所处理了类似这样的9例警情。在机场周边、重要道路节点、重点区域,昆明都安排专人实行24小时轮班蹲守,及时发现和制止违规飞行活动,形成联动机制,严防死守。在昆明的净空保护区,这样的值守点一共有12个,其中,空港经济区7个,盘龙区4个,嵩明县2个,昆明经开区1个、阳宗海风景名胜区1个。

困惑

想依法依规玩无人机

成本高 相关程序非常难

一系列严管政策的出台,一整套的整治“组合拳”打出,机场净空整治保护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机场方面介绍,自5月1日起,截至目前,机场再没有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如此严格的管理措施之下,昆明许多“飞友”只能收起自己的无人机,不再放飞。

有着4年“飞龄”的市民王刚表示:“规范管理无人机是有必要的,但现在的状态非常尴尬,根据现有法律条文,如果完全依法依规飞行,可能性基本为零。你只要一飞上天,被群众举报了,派出所的民警立马就来了,看你有没有申请相关的航拍许可。但民航管制部门根本就不受理个人的飞行计划申请。”

在昆明一个有着382名成员的无人机“飞友群”里,“哪里可以飞?”“无人机飞行申请流程是什么?”“去哪里申请?”这些问题在6月初成了讨论热点。昆明的“飞友”经过讨论、实践后发现,真正要依法依规“上天”太难了。

首先,第一关考“驾照”就要难倒许多人。按照民航局的规定,所有无人机驾驶员都必须经过认证学校的课程培训,通过AOPA的考试,拿到“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才能合法地操作无人机。培训课程包括理论和实践两部分,理论课程分为气象、空域法规、飞行原理等系统知识,实践分为360度旋转停、水平8字飞行、起飞降落、基本拆装等操作课程。“大概需要全日制学习25天,从报名培训,参加考试,到拿证的‘一条龙’服务下来,总费用要14000元到16000元。”昆明一位去年赴北京考到该合格证的飞手介绍。这意味着,最低售价3000元左右的无人机,消费者需要再花费一万多元考驾照。但也有声音表示,无人机“驾考”很有必要性,飞手付坤表示:“现在很多玩家都没经过系统、专业的训练,在实体店购买无人机的基本就是请店员教授一下基本操作,然后就进入自己摸索阶段。还是存在一定安全隐患的,最多的情况是‘炸机’,但机器损坏还不打紧,就怕机器落下来碰到人。”

除了“驾考”关,还必须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飞友”,曾尝试向民航局申请过个人航拍的许可,在经过实名登记、居住地派出所登记、起飞地派出所登记、向民航局递交详细飞行计划后,民航局非常直接地回复:无人机的个人娱乐、商业飞行计划目前都没有审批渠道。

案例

在小区里玩无人机

进了派出所还被罚200元

5月,机场加大群众举报无人机“黑飞”奖励力度,从此前的1000元提高至10000元/人次的奖励。

来自机场方面的声音介绍,截至6月初,机场方面已经兑现5条市民举报线索。其中一起,是市民到野鸭湖公园内郊游时放飞无人机,被群众看见后举报。“后来的调查显示,那位市民并非故意在净空区放飞无人机,他以为野鸭湖是个景点,不在净空区。我们下一步也将继续加大相关标识标牌建设。”机场相关负责人说。

另一边,警方对违飞的行为也不断加大查处力度。

5月21日晚,东骧神骏小区一位居民在自家院坝里放无人机。无人机还没升起多高,警察就来了。官渡分局金马派出所办案警官介绍:“我们当天19时接到市公安局110指令称:报警人反映官渡区东骧神骏小区有人放飞无人机。接警后,值班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发现一男子在归十路路边净空区域内放飞无人机,进行初步询问后,我们将他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经查,这位刘姓市民并无放飞无人机的相关手续。”5月22日,金马派出所根据相关规定对刘某处以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

记者 李双双 昆明日报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